活动

黄可可

行·老君山


日期:2017/10/26 阅读:293

 

这是二十一世纪的一片净土,是大自然の乐园,是拥有地球原貌的地方。

 

大山中的精灵,滇金丝猴,在老君山生活了近千年。他们觅食,嬉戏,休眠,繁衍。像所有生物一样,一代接着一代。

然而人类的现身打破了原先的安逸,从五十年代开始,山里的猎人开始大量猎杀滇金丝猴。他们不知道这种动物的特别,对于他们而言,一切只是顿美味的午餐罢了。况且在当时经济发展滞后的云南地区,打猎不仅是兴趣,还是维持生活的一部分,一份养家的职业。

对滇金丝猴的大量猎杀使之开始变得稀有,到七十年代,老君山上的滇金丝猴仅剩不到100只。

 

地球上的生物不可能单独生存,在一定环境条件下,他们是相互联系,共同生活的。

 

 

【行】

177月,我第一次踏上老君山。四个志愿者,一个巡护队队员,共计100斤的必备品,20公里山路,走了5个小时。终点是两个联排小木屋。一堆熊熊燃烧的火,老君山巡护队队员们围在旁边,布满褶皱的双手伸出到火堆上方。扑面而来的烟很辣眼睛,但队员们迟迟不肯离去,几度的天气,在红色的火焰旁才是最舒服的。在队员的热情招待下,我们四个搬了几个木凳,下午五六点,就那样坐着。

【人】

他伸出双脚,在徒步中因打滑而摔进小溪,鞋子湿了一路。

她扑了扑裤子上的土,在下过雨的泥地里走路可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事。

我倒出瓶子里的板蓝根,混着冰冷的山泉水速速吞下,高原反应应该是不会有的了。

 

木屋里加上我们十个人。

杨队长一行人是轮流上山巡护的,每个周期半个月,观察记录滇金丝猴的行踪,并排查盗猎者的存在。

杰博士是专门从事滇金丝猴研究的,采集植物、粪便标本,安装红外线记录仪,指导巡护队队员的工作他每年上山三个月,剩余的时间在全世界不同的实验室里探讨研究滇金丝猴的保护状况(conservation status)和保护方案。

 

为什么从事这份职业火堆旁我们几个问的最多的问题。长期远离家人,在野外条件艰苦,是哪份执着让他们在这条路上走了十几年?

杨队长说,他的师父张志明老师是启蒙者。曾经因生活需求跟着他在山上巡护,走着走着张老师走不动了,他便接替了张老师的职务,带着新来的继续走。是使命感,是二十年后他仍不舍得放弃。

老沈说,是愧疚感。滇金丝猴是一种和谐的动物,反遭到人类的猛烈攻击。希望尽到自己微薄的一份力量为他们做些什么,让他们不要消失。

杰哥从科学的角度解释了食物链每一环的重要性。稍后他停顿了下... 怎么说,在山上我时常会觉得我的行为其实是反自然的。保护濒危动物一定程度上是反自然的。任何物种都有存活的期限,很长时间后它必定会灭亡。有人说是人类的滥杀导致了这些物种濒危甚至灭亡,可是人类也是大自然中的变量。人类每天想的最多的问题还是下一顿要吃什么,人类也是一种动物,一种生物圈中的消费者…”

 

 

【生活】

两个铁盆,一个装着铜锅煮好的米饭,一个装着洋芋南瓜的大乱炖。一个盘子装着,老沈,带我们上山的巡护队员,一路上采来的新鲜竹笋炒的菜。

多吃点,老沈嘱咐道,今天上山你们都走挺快的,应该消耗了很多体力,好好补充一下。明天还要上山找猴子呢。

 

晚上铺开睡袋,没换衣服就迫不及待地钻进去。身下的木板层次不齐的,有些硌人。把暖手宝悄悄的攥在手里,跟他们说了声晚安,就闭上眼了。

夜晚,溪水的声音像是大雨,下意识地缩了身体,害怕雨漏到身上。飞蛾在脸颊上方盘旋,一片沉静中听着它翅膀煽动的声音,忍不住用衣服盖上脸。

翻了个身,吵醒了旁边的姐姐。对视后看了看手表,630,窗外还是一片黑。

 

 

【巡护】

接下来的三天,我们跟着队员去到了附近山系最高峰。沿途是滇金丝猴经常出现觅食的地方。老沈在前面开路,劈断坚韧的竹子,拨开挡路的枝叶。杰哥走在队尾,帮着我们通行,也教着我们怎样判断那根竹子可以抓稳,哪些抓了就会一个踉跄掉下山。

 

就这样一路互帮互助,我们在青苔上滑倒,被削尖的竹子刺伤,一不小心跌倒在泥地,遇见了野牛野猪用最轻的步伐离开。我们吃了滇金丝猴的食物白松罗,为了采集植物标本去学习辨别新叶老叶,翻阅植物册最后却只得在密封袋上写unknown1”,在悬崖峭壁上屏住呼吸快速通过,发现滇金丝猴吃过的树叶激动地四处张望,找到棕熊粪便后倒吸冷气。在笑着怕着累着中,我们走过老君山。盼望着寻找大山中的那群精灵滇金丝猴,也盼望着前路的一切未知。

 

一觉醒来,被告知要在11点前赶到滇金丝狐经常出没的d-5区。一般滇金丝猴会在这个点出来觅食,通常声音很大,容易发现。而13点开始,它们会午休,很难发现。一路紧赶慢赶,观察了两个小时,也确实没看到滇金丝猴。失望之中,我们开始完成任务布置红外线摄影机。这样巡护队员们可以远程观察滇金丝猴,并大概估计到他们出没的地方,进一步排查盗猎者。

 

体验巡护队员的生活是很特别的,他们每天承受的艰辛让我敬佩,他们对自然的敬畏和对滇金丝猴的执着更让人肃然起敬。信仰,信乃感恩,仰乃敬畏。说人的一生只能干好一件事,那老君山巡护队队员们定当是持着对自然的一份信仰,去保护滇金丝猴了。信仰改变着人的心态,影响着人的形态,也最终,改变了生态。有些人持着对金钱的信仰,改变了生态,使纸上的数字失去了意义。有些人则是持着对自然的信仰,改善着生态,改善着人们居住的环境。

  

 

【寻】

在老君山很遗憾没有看到滇金丝猴,便被好奇心驱使着来到了白马雪山滇金丝猴国家公园。每天早上九点,这边的志愿者会给内群的六十只猴子投食,此时也是游客们唯一观赏滇金丝猴的机会。

 

看见他们从树枝上荡过,一个接着一个,从山头跳到山下的这一刻,我的内心是激动的。终于看见了仿佛只存在于画册的动物,终于看见了这几天苦苦追寻的精灵。杏脸桃腮双眼皮,性感的红嘴唇,夺目的大鼻孔,黑白相间的柔顺毛发,再加上灵动的双眼,它们当真是长相最接近人类的动物

 

离我仅有三米的树上有只受伤的小猴子。它抚摸着手臂,舒坦、毫不害怕地看着我。好像一朵含苞初放的雏菊,那么渴望生,那么渴望挺起胸膛去看世界。它发出像语言一样的叫声,我下意识地模仿着,好像在和它沟通,好像在听滇金丝猴讲他们的故事...

 

寻找滇金丝猴是不易的,体会、感受滇金丝猴更是不易的。当站在山下,站在属于它们的自然中,站在它们的家里,情不自禁的双手合十,虔诚地与它们沟通,才能发现这种生物的美。它们很聪明,懂得互帮互助,懂得利益最大化;它们很勇敢,穿梭在树木中间,蹦跳着,毫不畏惧身下的万丈深渊;它们很仗义,会帮助断臂的兄弟,会抚养去世兄弟的孩子,会包容姐妹同成为猴王的妻子这是滇金丝猴,是我寻了很久的滇金丝猴。

 

【续】

他,原来是靠打猎为生的猎人。他,现在是滇金丝猴的守护神。他,走遍老君山25年将自己的后半生贡献给大自然。 他,是云南傈僳族居民,张志明。

 

我通过老君山的杨队长知道了张老师,通过各种播报熟悉了他,也通过沟通交流真正走进了他。

 

下面是我与张老师的部分对话,他的故事、理念都让我感触颇深,十分想分享出来。

 

我:张老师,跟我们分享一下您的传奇人生吧。

张:我做滇金丝猴保护花了25年的时间。前10年是去阻止其他打猎的农民,转化他们去保护滇金丝猴。后十五年进山做寻巡护,直面艰险的自然。

 

我:您这25年当中应该是遇到了数不尽的困难吧。

张:这是肯定的。在前十年,我尝试改变其他人的人生。当时大家都是靠打猎为生,所以没有人敢说去保护动物,保护我们的猎物。我意识到滇金丝猴的珍贵性并能将这个传递下去就是需要巨大的勇气和超人的觉悟。我犹豫过踌躇过,但最后心中正直的声音让我最终大胆的开始了工作。开始工作后,说服这些猎人是很难的一件事,但因为我以前是个很厉害的猎手,打过老君山的所有动物,名声很大,所以得到了一起打过猎的人的支持,并记忆帮助我一起做保护,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但是经济也是一个问题,我当时月收入只有10元,90年才涨到60年,00年涨到100元。所以可以说,我是从一个志愿者做起的。

         15年,我开始进山做巡护,因为要直面盗猎者,这将更加危险,生命也受到威胁。很多人劝我停止,但我觉得有必要试一试。我是猎人出身,对猎人有一定把握,这也增长了我的信心。这真的是又危险又艰巨,家里人都说每天是提心吊胆地度过的。

 

我:是啊,深入山林里面,很多野兽出没,这必定是令人恐惧的。但是您克服了这么多未知,这么多困难,后半生都致力于保护滇金丝猴,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张:是啊,滇金丝猴他们不会对人类有任何类型的伤害,只是大山里一种自由的动物,而他们一直是猎人的午餐。这种动物只有我们国家拥有,我就感觉我们有责任把它保护起来。我后半生也希望做一件给子孙后代美好影响的事,去保护这类生命,永久地保存他们,就是留给后代的一份礼物了。

         很多人不懂我的苦心,感觉没有意义。但看到老君山的滇金丝猴从几十年前的不到100只(每天被猎杀30只),到如今的四百多只;从一开始一个人的执着,到如今这么多年轻人从事滇金丝猴保护事业,我就感到毫不后悔。这个物种被保护起来了,我用半辈子干的事,实现了价值

 

我:实现了价值,也证明了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那在这25年中,您有没有一些印象极深的故事呢?

张:和滇金丝猴未有过很近距离的接触,但我们之间还是有很深的感情,对彼此都有感觉。当我走进猴群时,他们不会跑的很远,这就像他们能分辨敌人和朋友。

        记忆很深的事七几年一次打猎收尾时,路过一片林子看到一只母亲死掉的小猴子,才两个月大。于是我们把它抱去一起居住,饲养了八个月。这八个月故事很多,每天都要喂养它,困了靠在我肩膀上睡,生病了也要喂药,像个人的小孩一样。从此我对滇金丝猴产生了共鸣和感情,也更下定决心去保护他们...

 

我:这份执着还是来源于和滇金丝猴最初的交集。您是下定决心花一辈子去干好这一件事了。那像我这样住在离滇金丝猴很远的地方的孩子可以怎样为保护他们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呢?

(回答融合了张老师的答案和刘杰博士对此的专业回答)

答:经济上的援助是必要的,因为巡护队的装备等都需要钱来购买。以前许多志愿者给我们的捐助从政府流入名叫自然保护协会的民间组织,使得资金利用不当。现在情况在好转,政府也越来越关注滇金丝猴的保护工作了。

  对滇金丝猴的保护具体分为三种。第一是硬核的直接保护。即从事对特定物种的科学研究,参与实地的物种调研及巡护监测,包括对其所处环境的保护和研究;以及对和该物种同域分布的其他有直接竞争关系或捕食被捕食关系的动植物种的保护、巡护、监测、研究。物种的保护状况(conservation status)是指物种继续生存的可能性,整个种群数量随时间的增长或减少、喂养成功率、已知的威胁等都会影响物种的保护状况。因为没有一个物种能够独立于环境之外单独存活,所有物种都是食物链乃至食物网的组成部分,只是他们各自所在的位阶不同,所处的生态位(ecological niche)不同。了解这些信息就可以通过人为干涉,让这些因素变得有利于这个物种的存活,从而一定程度上优化他们在野外的生存条件。这种保护参与难度大,但具有针对性。你们在老君山的实践就属于这种

       第二种是相对的直接保护。即对该物种所在生境相邻或相似但非同种生境的保护、巡护、监测与研究。从事与该物种相关的自然教育工作和保护宣传工作,以及对物种所在地居民的法制宣传和环保教育。这会从侧面对这个物种提供保护数据,比如可以提供从演化的角度上对这个物种曾经影响的信息,又或者对该物种未来潜在的影响进行预估。你们在大自然保护协会做志愿者就是属于这一类。

      第三种就是完全的间接保护。即从事与其他物种相关的自然教育工作和保护宣传工作;力所能及的参加环保公益活动;坚持在日常生活中节能减排;学习物种保护和环保知识。这是对大环境进行改善从而影响滇金丝猴。地球是一个大生物圈,严格说起来,无论是在城市还是野外,所有人的点滴行为都会给自然中的其他物种带来可预见但不可量化的或正向或反向的蝴蝶效应。

 

张志明老师的一句毫不后悔听得我心潮澎湃,发自内心的感动之情难以抑制。这是这位滇金丝猴守护神的心声,是一种使命满足的感觉。

 

就像他所言,一个人的执着,如今变成了几万个从事滇金丝猴研究保护人的执着。

 

 

 

【思】

最开始接触到滇金丝猴是大自然保护协会公众号上的宣传。滇金丝猴,是个耳熟能详的名称,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一种。出于兴趣,我开始在学业之外,在社区宣传环境保护之外,研究起了这个有趣的动物。

 

从克服全球变暖,到涉及保护滇金丝猴这类濒危物种,我意识到所谓保护环境,保护大自然,保护食物网中的每一环,其实就是为了保护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我们,让人类这个物种存活的时间更长一些。

 

我希望改善居住的环境,也希望能保留下自然间的美好。记得夜晚在鹤庆漫步,感叹于满天明星。也意识到这就是为什么我会热爱环保吧,见过最原始的自然,最壮丽的景观,也渴望将那最美好的环境、心中的净土变为事实,渴望将见过的美好散播到每个角落

 

 

 

 

<< 返回
下一条:由深圳是绿色低碳发展基金会主办的公益读书会『卡本来了』第一次走进华侨城社区
版权所有 © 2007 350sz.org       粤ICP备13022898号        技术支持:飞浪网络